20180702 蕭踐:我們需要怎樣的時尚?

真正的高級定制,尤其對於時尚界而言,不是表面技術的物化的高級,而是文化層面的高級;不是科技決定時尚,而是時尚活用科技;不是盲目追求規模化、同質化的快餐式量產,而是強調個性化和人性化的關懷。

奧黛麗 赫本 1

貌似,服裝行業所謂的 “人工智能” 時代真的到來了。據說,有某快時尚服裝品牌的代工廠使用縫紉機器人,從裁剪到縫製出成品,22秒就可以生產出一件T恤衫,21條生產線,每天可生產8萬件T恤。有人驚呼,以後想賣體力都賣不出去了。很多人對此抱有期待,認為科技加時尚,等於真正物美價廉時代的到來。

22秒生產一件T恤?真的能做到嗎?難道不需要策劃,不需要備料,不需要製版,不需要檢驗,不需要包裝?… 當然,很多快時尚量產品牌(把時尚快餐化的品牌),的確可以有常年不變的固定版型和紙樣,具體折算到每一件衣服上而言,簡直可以忽略策劃、製版這類環節。物質化產品的機器人操作和組裝,看上去很現代化?很酷?也許。但,我倒覺得,冷冷冰冰,感情淡漠,過程和成品,似乎很缺少人情味,也沒有多少藝術價值,更難說什麼文化涵養。

幾年前,有同學來蘇州,站在石湖邊上,我問同學,如果在蘇州的金雞湖湖畔和石湖邊上兩者中選擇一處,你會怎麼選?同學回答說當然選金雞湖。同學的理由無非是,金雞湖位於貌似先進的工業園區(現代化,生活便利),而石湖,則開發不足,還像個鄉下(購物,看病等,不方便)。

不久,又有同學來蘇州,我問了同樣問題,這時我得到的答案是 “當然選擇石湖”,這同學並沒有長篇大論,但我知道,他願意選擇石湖,大抵是因為他也認可好山好水勝過鋼筋水泥,清風明月優於摩登商場。如果我選,我自然選擇石湖。過度開發的金雞湖,在我看來,早就失去了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尚存的霧靄沉沉、煙波淼淼之境,也幾乎完全喪失了風起漣漪、水波親吻泥草堤岸的質樸之美。而石湖,似乎有心保留了一些原生態小河小溪。所以,每次去石湖跑步,河邊裸露的泥土散發的清香,總能給我一絲溫柔的慰藉。太多的鋼筋水泥,則難免呆板而粗暴,難免會糟蹋自然美的本真韻味。

無論建築還是服裝,製造到智造,的確看似進步了一些。 但,我以為,有必要提醒大家,過分迷信科技,把技術的先進等同於整體的高貴,過分依賴技術工具而忽略了情感元素的注入,那便是本末倒置了。 包括服裝,絲巾在內的時尚產品,不應該被過度物質化、機械化;時尚產品和服務,應該更有文化內涵,應該更有人情味,應該儘可能貼近每一個獨立自由個體人的內心深處。

真正的“智造”,核心在於“智”,也就是智慧化,人性化,用心用情。如果只是憑藉一些所謂的高科技,把垃圾量產推上又一個高峰,而缺乏與客戶的人性化互動,缺乏個性化設計考量,那麼,這樣的高科技製造,根本不是“智造”,而是機械化程度更高的機器製造。

《蒂梵尼的早餐》戲服手稿 2_副本
《蒂梵尼的早餐》紀梵希為赫本設計戲服的手稿

在時尚圈,很多人仍然在追捧快時尚(爆款、量產、規模效應),迷信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時,我們,堅持用心締造,基於尊重個體自由、倡導個性化之價值理念,努力呈現真正“人衣合一”的時尚產品和人性化服務。

我們當然明白標準化和量產的存在意義,也知道這類產品,在某些方面,看起來質量似乎更好控制一些,但,我們理解的時尚產品,不應該只是物化的商品。

我們需要的時尚產品,應該承載藝術和文化之魂。無形的文化內涵、頗顯抽象的美學元素以及妙不可言的人性化關懷的注入,比片面追求有形的“硬體質量”和“形式質量”要有意義的多,有價值的多,當然,也更艱難的多。(按:此處"軟價值"、"硬體質量"、"形式質量"和"硬價值"四個詞, 系本人杜撰的詞語,如有雷同,非常榮幸)

在電影《蒂芙尼的早餐》中,赫本身穿黑色小禮服的形象成為熒幕經典_副本
奧黛麗.赫本的特別定制款黑色禮服 ,《蒂梵尼的早餐》劇照

于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1927年2月21日—2018年3月10日)
于貝爾·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1927年2月21日—2018年3月10日)

我知道,我對時尚的理解和詮釋,我努力探索的時尚文化產業模式,在很多人看來,似乎很不商業,很不專業,很不效率。很多所謂的圈內外成功者說我不像商人,勸我不要太固執,勸我接地氣。我知道,我如果不肯按照他們的要求進行務實化改變,那些有錢的急吼吼尋找項目的金主恐怕永遠也看不上我和我的項目。

我知道,我的時尚文化產業創業之路,注定崎嶇坎坷;我知道,有太多的 “點” 、“線” 、 “面” 需要突破,需要顛覆;我知道,也許,終我一生,都無法達到,哪怕只是稍微接近我心中的那個時尚和文化的美好境界。

但是,那又怎樣?

我就是不把追求利潤放在第一位。因為,我更看重價值的創造。

我就是鄙視同質化量產,哪怕是優質的量產。更遑論垃圾量產。

我就是不迷信科技。因為,科技只是工具。用科技來作惡,太方便了。尤其在專制野蠻國度。對科技是否有足夠的警惕,是判斷一個人文明程度的重要參考點。

我就是不肯向那些沒品位、急功近利、唯利是圖的資本金主屈從。那些與無恥政客、流氓國賊狼狽為奸的金主,沒資格參與我們的項目。

我相信,每一個獨立而自由的個體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應該享受到獨一無二的適合他們的產品和服務。個性化,人性化,美的體驗,個體的尊嚴,情感的傳遞和激發,諸如此類,這些,是非常重要的。

Gitta Schilling in Pierre Balmain Suit, photographed by F.C. Gundlach, 1962Gitta Schilling and Pierre Balmain, hand in hand, 1962
Janine Holland and Pierre Balmain during a dress fitting, 1951
Janine Holland and Pierre Balmain during a dress fitting, 1951

2009年開始謀劃,2012年3月創立的個性化定製品牌 DZ PANO,我們打出的口號是 Build your style (漢語翻譯為:締造你的風格 /我有我風格)!就是基於這樣的理念和價值取向。

我們不追求快,不追求量產,更不迷信科技。甚至很多時候,固執地堅持手工,堅持一對一打版,從創意策劃互動,到面料開發,到款式設計,到製版,到縫制……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細節,都追求用心締造,努力成就真正的“個性化”的產品和服務。

但是細節,不等於標準化。標準化不等於美好。倘若失去人性良知,失去判斷力和思考能力,成為效忠國賊的殺人機器僱傭兵,即便列陣行軍時能夠做到整齊劃一、統一規範,即便能夠疊出一只只無可挑剔的豆腐塊被褥,又有什麼意義呢?

一行行歪歪斜斜字跡潦草的手寫書信,和一頁頁排版精美的電子文稿比起來,也許前者不夠美觀,甚至看上去可能很不舒服,但是,如果這手寫的書信出自心愛之人,承載了深邃情感,感覺便大有不同。電子情書比起手寫情書,恐怕不只失去了觸感,失去了嗅覺,更失去了格調,折損了情意。

科技是把雙刃劍。現實裡有太多案例可以證明,科技,尤其是不受良知和道義約束,甚至與惡政惡法狼狽為奸的所謂高科技,往往被有意無意地用於荼毒優秀文化,糟蹋人權人道,甚至被用來反人類。

個人觀察,貌似,某些低價跑量模式的快時尚品牌,深感個性化定制趨勢對自己的威脅,於是,企圖與某些高科技公司合作,推出所謂的基於大數據分析和智能軟件支持的所謂的個性化定制服務。儘管他們的宣傳和廣告,聽起來非常高大上,但是,本質上,很可能是濫用大數據、侵犯用戶和潛在客戶的隱私,進行隱性的強推強賣,以及披著個性化服務外衣的變相的規模量產模式。

真正的高級定制,尤其對於時尚界而言,不是表面技術的物化的高級,而是文化層面的高級;不是科技決定時尚,而是時尚活用科技;不是盲目追求規模化、同質化的快餐式量產,而是強調個性化和人性化的關懷。

蕭踐

2018.07.02